象形智慧之三——生命是什么(5)

火是生命的阶梯

人类诞生至今不过两三百万年,文明史更不过万余年,相比于几十亿年的地球寿命,还不到一天二十四小时中的一秒(www.86633.net)。但就在这短短的“一秒”之中,人类却将这颗星球搞得天翻地覆,如果再给人类“一秒”时间,地球能否“健在”都将是一个问题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人类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从众多生命中脱颖而出,实现了不可思议的“弯道超车”,称霸整个星球,建立起了前所未有的高等文明?这绝不是循序渐进的进化理论所能解释的,一定是人类在无意中觅得了一座无形的阶梯——这座阶梯似乎是神笔马良所画,具有神奇的魔力,将人类从三维世界载入到四维时空之中,让人类获得了“升维”的突破。而今再回首,人类已经远离了众生,与地球上的其余生命截然不同。

简要回顾一下人类的“跳跃史”。远古人类(或类人猿)过着采集者的生活,茹毛饮血,与兽类无异。人类个体较为弱小,只有通过群居才能获得更多的生存机会。在某种机缘之下,人们围坐于火堆旁边,他们发现这团橘红色的光芒虽然看似可怕,会让肌肤产生焦灼的疼痛感,不过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作用。比如可以御寒取暖,大冬天不再难熬,也可以保障安全,豺狼虎豹、蛇虫鼠蚁等都不敢靠近,等等;不久后,人们发现火还可以烤制食物,这不仅让食物变得更美味,而且还能使食物具有更长的保鲜期,放久一些也不会腐化变坏。从此以后,人类开始了烹饪生涯,烹饪后的熟食让“火气”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人类的身体之内,融入到血液之中。今天人类已经离不开烹饪后的熟食,火已成为人类饮食的灵魂;后来,人类不仅用火烧煮食物,更用火来锻造金属工具,青铜器及铁器的产生,增强了工具的便利度和坚硬度,提高了社会生产效率;再后来,火药及火器的出现,又一次提升了兵器及工具的效能;如今,电灯、汽车、飞机、轮船等各种通过燃烧来驱动的工具已经广泛投入使用,种类丰富化,功能精细化。

人类的进步史表面上看是工具的演进史,实际上是对火的掌控力不断提升的历史,正是对火的掌控能力不断加强,才使得工具级别不断提升。由此可以看出,这座载着人类脱离众生的阶梯就是五行火,它就如同普罗米修斯从太阳神那里偷盗的火种,彻底改变了人间。

自生命诞生以来,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就从来没有改变过。在残酷的竞争当中,人类并不占有身体力量、个体数量、存在时间等优势,却成为了今天全星球最高级的生命形式,这是因为人类拥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大脑。人类具有独一无二的智力,理论上大脑的生理构造也应该是独一无二的,但科学家们研究发现,人类大脑的生理结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独特,甚至好些指标都还不是最优秀的。比如,人类大脑不是最重的,平均重量1.4千克左右,比好些动物都要轻;脑神经密度不是最高的,小白鼠的神经密度就要高于人类;大脑神经元数量也不是最多的,人类不到1000亿个,而大象则高达2500亿个。更令人费解的是,虽然我们感觉自己要比原始人聪明得多,但现代人类的脑容量较原始人类还在“缩水”,大约减少了10%左右。

那么,人类大脑为何又如此聪明呢?这是因为人类大脑中拥有其余生物大脑所没有的“火焰”,或者说人类具有有序度极高的“脑火”,这便是智慧之火。人类大脑之所以能够燃起智慧之火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直立行走。直立行走为人类带来了两个重要变化:

其一,上肢得到解放。人类直立之后,上肢不再支撑躯体,可以从事各种各样的事情,逐渐变得精巧灵活,有序度大幅提升。肢体之木的有序度越高,就如柴火越发干燥细碎,能够让大脑之火灼灼燃烧,智力水平大幅提升。

其二,“脑火”得以充分燃烧。火有上炎的本性,只有将其置于高处,它才能燃烧充分。人类直立行走,让大脑处于躯体的顶端,大脑之火得到了充分的燃烧,进而迸发出空明的智慧。从进化安全的角度来看,大脑是生物的核心器官,黏糊软糯极其脆弱,如果长在躯干的腔体中(仅在头部保留一些感知器官),生物受损的风险要小得多,整体安全性也会提升许多。比如普通摔碰不会造成脑震荡,哪怕头部挨上一闷棍也能马上爬起来,上个吊最多能吊瞎吊聋但吊不死;同时,对头部的供血会大量减少,高血压、颈动脉硬化、颈椎增生等疾病也会随之大幅下降。

脖子上挨上一刀只算是普通伤害,几乎不再有、等疾病,等等。但如此构造的话,大脑位于木躯中部,会让大脑之火处于一种“焖烧”的状态,火气难以升腾、火势无法空明、火力郁闷难伸,正应易经“地火明夷”卦的卦意。这样一来,人类永远也不可能变得有多聪明。同样的道理,若将来出现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,很可能也是与人类同构,或者诞生在大厦的顶层,而非地下室。

人类社会是文明社会,文明是人类社会与动物世界显著差异之处。所谓文明,是指人类逐步发展积累的、历史沉淀所得的客观认知、精神追求、发明创造以及公序良俗等总和,是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时所展现出来的显著特征。文明具有内外两层属性:其外在是明亮的、绚丽的,光芒遍洒于社会的各个角落,包括国家、城邦、建筑、社会伦理、语言文字、宗教信仰等等;其内在却是空洞的、虚无的。赫拉利在《人类简史》中举了标志汽车公司的例子:法国标志公司全球员工超过20万,在2008年制造汽车超过150万辆,营收约550亿元。但即便如此,标志公司并不真实,真实存在的而只有厂房、机器、办公楼、电脑、经理、工人、会计等等这些实物或人员。这些人和物不等于标志公司,一方面如果这些人离职了,标志公司依然存在,另一方面法院强制将标志公司解体,也不影响这些实物的存在。他所描绘的这番景象正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缩影,即文明是“内虚”的。

以五行来看,文明是火。文明的内外两层属性就像是火的内焰与外焰,二者一体难分,是火焰灼灼燃烧时所呈现出来的“空明”状态。人类社会出现文明绝非偶然,而是一种必然的需要。这是因为文明的火焰能够照亮夜空,让散落在黑暗中的生命循着光明聚集在一起,形成规模化的城市及社会。火能聚木,社会只有在燃起文明之火后,才能聚集众人,让自身发展壮大;反之,如果没有文明的光芒,社会就像是地下组织,规模永远都不会发展起来。

火有聚木之力,这不单单体现在社会文明之上,更体现在一种社会力量之上,这就是权力。权力是一种神奇的力量,与自然力完全不同。自然力是物质间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力量,如驱动汽车的是发动机牵引力,刹住汽车的是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力。而领导——权力的拥有者,形貌上与常人并无差异,往往还大腹便便、行走缓慢,全力起跳也离不开地面十公分,丝毫没有过人的力量。但是,领导却拥有能够指挥调动众人的力量,这种力量并非来自于骨骼肌肉,而是来自于无形的火力。

既然权力是火,则必然需要木来生旺,这木便是组织(仅凭“组织”二字就能感受到浓厚的“木气”)。即是说,权力来自于组织,领导之火必须要组织之木的簇拥。这种“木之簇拥”时而外显,比如领导到某处视察,必然被多人围绕于中心,整个人群自然呈现为圆弧形,类似于火堆的形状。近中心者往往是级别较高的组织成员,是“一点就燃的优质木材”,他们以领导为中心对称站位均匀分布,对“火势”的变化十分敏锐;而远中心者通常是级别较低的组织成员,是“还未开发的原木”或者“开发不出来的榆木疙瘩”,反应相对迟钝,排布也较为散乱。火需木生,权力之火一旦离开组织之木便无法持续。领导在退休之后,虽然生理上变化不大,但已不再拥有权力之火,因此整个人的气场会发生巨大改变,似乎顿时矮小许多,就连原本严肃呆板的脸上也开始洋溢出和蔼可亲的笑容。

火具“空性”,领导在日常工作当中几乎不从事任何具体事务,所做的皆是讲话、视察、会议、规划之类的务虚之事。但即便如此,大至国家小到部门,任何组织机构都配有领导,可见他们并非是摆设的花瓶,可有可无。领导者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只有火才有聚木之力,能够凝聚众人、团结人心,就如同只有太阳才能让向日葵旋转。

权力是火力,它在聚集众人的同时,还伴随着另外一个作用,就是划分等级。儒家言,火主礼。礼,甲骨文作“”,本意是描述祭祀时敬酒击鼓的场景,后专指祭祀时的次序。人面对着神的先后次序,也是人类社会的等级顺序,等级高的靠前,等级低的排后。因此礼为等级之意。我们常说的“礼貌”,本义是显现出对方具有高等级的样貌,表现为言辞或行为上的客气和尊重。孔子曰“克己复礼”,其含义是克制自身的欲望,恢复周代规范的等级和秩序。一个组织中,领导是“执火者”,自然具有最高等级,然后以离火的远近程度来划分等级,离火近者等级较高,离火远者等级较低。心亦属火,如果领导能从等级的高处拾级而下,与下属并肩而立,领导的等级之火与下属的心火相互融合,无疑是最能打动人心的。“三顾茅庐”的典故所描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。

我们这个时代充斥着众多影星、歌星等流行偶像,他们之所以受到众人追捧,成为一种流行文化,靠的也是火力。权力来自于组织,偶像的火力则植根于众多粉丝。由于人体的“木气”会随着年龄增长渐渐衰退,因此只有少男少女这些“木气”充盈的个体才更可能成为偶像们的粉丝。粉丝这一群体缺乏体系化的组织架构,如荒原中的野草,杂乱无序,不会有序生火,更不会专一生火,因此偶像可能一朝登天,也可能一夜被弃(由此可知,任何国家、社会的权力组织都讲究排资论辈,就是为了确保权力之火的统一性、有序性和稳定性)。也是这个原因,偶像明星们都十分注重曝光率,只有这样才能汇聚“野草”,让其持续为自己贡献燃料。靠脸吃饭的偶像明星们往往火光更为明艳,他们所拍出的影视剧必然带着旺盛的火气,稍微留意就会发现偶像剧完全不顾实际、毫无逻辑可言,比如娘炮式的男主可以轻松把七八个大汉打得满地找牙;挥金如土、玉树临风的霸道总裁面对性感美女仍能坐怀不乱;长期经历枪林弹雨的军人头发一丝不乱、脸比女人还白嫩……这些皆是因为火焰自身空而不实,并且熊熊燃烧的偶像之火将逻辑之金融化得如同一滩烂泥,再也无法环环相扣。

水能克火,火怕水克,因此文明及权力之火对五行水有诸多忌惮。举例来看:

比如,历史上众多王朝国家,大都终结于底层大众的反抗和起义。底层大众带有浓厚的“水分”,如激荡的波涛。这是因为,其一,水往下流,在社会底层,“水气”自然更重;其二,当社会腐化到一定程度,民不聊生,底层民众的生命之水已经被贫困之土逼迫到嗓子眼,如同水将决堤。当社会底层的水体汹涌而起之时,再耀眼的文明之光、再强盛的权力之火都会被扑灭。

再比如,宗教是人类精神的一处重要居所,如火焰中的幻象,尤为惧怕水来克灭。它所惧怕的水,主要是男女交合时泛起的肾水,因此各大宗教对“水气翻腾”的性行为都十分忌惮,伊斯兰教、佛教中都有禁欲的明文,天主教也要求神职人员不得结婚,等等。

还比如,权力及偶像力等火力,在遭受水克之后同样会变得无力。领导平时高高在上,在酒食宴乐之后,与下属勾肩搭背、称兄道弟,这是因为酒水暂时熄灭了等级之火。与酒水相比,肾水的灭火效果则更好。譬如在正常时候,女下属毕恭毕敬称男领导为“罗总”,当两人发生不正当关系后,就改口叫“老罗”甚至“死鬼”,再无等级之别、尊卑之礼。同样,偶像明星在偶像剧中任凭美女反复勾引就是不为所动,仿佛柳下惠附体,这样的剧情彰显出他的“明亮火光”,能汇聚众多粉丝。但如果现实生活中的他去寻花问柳,四处宣泄“水气”,丑闻一旦曝光,他高举的“火把”就会被瞬间浇灭,这一打击无疑是致命的。

水火相较,火是向上的阶梯,有上炎之性;水往下流,有润下之情。举例来看:

比如城市生活。现代城市往往划分为不同级别,如县级城市、地级城市、省会城市、国家首都等等。城市皆是修建在土地之上,没有本质差异,因此级别之分来自于人类意识虚构,是五行火的等级性的一种体现。火往上炎,级别越高的城市“火气”越旺;水往下流,级别越低的城市“水气”越浓。生命源自于水,在“火地”中苦涩艰难(五行中,火为水的绝地),而在“水池”中更能嬉戏畅游。由于级别越高的城市“火气”越旺,因而在此生活往往更辛苦——拥挤的交通、高昂的房价、繁忙的工作、快节奏的生活;级别越低的城市“水气”越浓,因而在此生活常常更安逸——人口密度低、交通距离短,可以慢节奏地工作和生活。那么,人们为何还会不辞辛劳地去往高级别城市生活呢?这是因为火如夏天,更为盛大、更为有序,高级别城市的规模庞大、高楼林立、环境整洁,商品琳琅满目,人们文明礼貌,并且还能提供更多更好的机会和目标。

再比如大型球赛。球类运动是最常见的运动项目之一,大型球赛能够吸引众多观众。球在球场上来来去去往复不停,如灵动的水珠,可类象为五行水。大型球赛都分了多级或多阶段,比如小组赛、淘汰赛、半决赛、决赛,第一轮、第二轮、第三轮等等。争夺冠军是各个参赛队伍的最高目标,冠军奖杯就如同是山巅上的火炬,可类象为五行火。因此,比赛初期离火最远,球场中“水气”更浓;往后发展则离火愈近,球场中“水气”渐退、“火气”渐盛。由此可以发现,在赛事进程中,精彩的比赛往往都发生在前半段,此时球之“水珠”在“潮湿”的球场中灵动不止;而到了决赛,冠军奖杯触手可及,此时球场中“火气”已达极盛,球之“水珠”在“火气”的熏烤下变得干涩,比赛过程自然就变得更为乏味。

主营产品:硬齿面减速机,圆柱齿轮减速机,圆锥齿轮减速机,减速机配件,起重机减速器